AD

准备向学校申请休学的初期,笔记记录休学前期随记

今天突然间厌倦了手写日记,而且感觉今天的自己在纸张上的表达欲太贫瘠,就决定把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想法打字下来。这样更快,也更不痛苦。

休学前期

最近几天一直因为休学的事情和妈妈争论不休。我发觉自己并不是因为我们意见不统一而恼火失望,我失望与我已经留学两年了,她还是把我当成小孩子。我已经慢慢懂得作为世界上最亲近的人,我们却有那么多本质上不可调和的矛盾。我已经接受了她作为我的母亲,和我本质上是两个不可能完全类似的存在,我却依旧为“最亲近的人也无法多理解我一点”这样的想法而感到无力。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可我们有时候却又为了寻找那压根不可能的理解而费尽心机。

图1

思考

我懂得她的担心。未来,前程,时间,这些十分重要的因素在大部分人眼里应该都不是可以随便对待,随意处置的。可我也十分清楚,自己想休学的初心并不是为了findaneasywayout,我很清楚我的行为,我也能评估这个行为所带来的后果。

新学校

来到新学校后感受到了真正的精英教育,以及其中让人无法喘息无法休息的紧张与比拼。其实感觉到自己到了所谓的学业天花板是在上学期还在加州的时候。可那个时候课程不难,即使没有天天三点睡觉,我也依旧可以五门课全A学下来。或许正是因为自己可以“并不用全身力气也可以得到心仪结果”的影响太深,我才会觉得这学期让我这样的身心俱疲。我是在每周都要阅读几百页,两三周就要写一个作文的不断循环下意识到一个让我毛骨悚然的事实:我的大脑怎么如此匮乏。

一本书

我没有夸张。我已经忘了自己真正投入地看一本书,而不是为了做作业考quiz读,是什么时候了。我已经忘记了我有多长时间没有真正地和现实社会中的人进行深度的交流,而不是仅仅的日常问候和学业聊天。我已经有很久没有安稳地睡一个觉,而不是担心自己明天听不到闹钟起不来床。刚开始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矫情了。难道身边同龄人不都是和我在经历同样的事情吗?这也是我妈妈所有话语后的潜台词:别人都可以坚持,你怎么就不能呢?非要搞特殊?

图2

习以为常

可大家都觉得习以为常的事情,我难道就不可以觉得它不正常吗?为什么要剥夺我自主感知的权利呢?我当然清楚身边有无数个人和我一样在经历日复一日的考试,作业,像傻子一样围着学习团团转的状态。可我也非常心知肚明:大部人分全然不知自己已经在逐渐失去自我。起码我身边太多的同龄人,都几乎没有考虑过自己为什么学习,以及学习的用途。学一学毕业就好了,不要选难的课选水课,大家都考研究生我也考呗,我不知道学经济有什么用但感觉貌似很挣钱。每每看到听到这样的话语我都觉得非常可笑。并不是我自我认为我有多么的道德高尚,以至于我可以站在道德制高点对别人指指点点。我只是清楚我永远不忍心让自己身处那样的境地。若一件事在我眼里没有足够的价值能驱动我的自主力,我是不会妥协的。

女学霸/曾今

我从小到大并不是一个经常走不寻常路的人。从小学到大学,我基本活得很“正常”。我也有过不明不白从早到晚刷题的日子,我也曾经是大家眼里的乖乖女学霸。我从来没想过大家都走的路也许并不一定适合我,我也从没想过我是不是可以走一条不同的路。可如今的我已然不是当初的我。

毫无止境的学习让我意识到两件事,一是我的大脑存储已经不够再支持我在现阶段继续学业。二是我已经在卷来卷去的环境里失去了很多宝贵的东西。

图3

学业压力

长期处于学业的高压环境下,对自己的每一个小小的作业都十分上心,我已经是在纯粹吸收学校给我的知识了。我自己自主的反馈好像都很木讷呆滞。虽然小组讨论大家发言我依旧会说出让老师点头微笑的答案,但我知道那些不是从我火热的内心里迸发出来的真实的东西。那些所谓的感触都是暂时的。写作文的时候我总是会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有在之前多看看杂书。虽然我依旧可以写出来不错的作文,但我清楚那些写出来的东西离我对自己的要求差的太远了。我现阶段的状态完全是吸收,吸收啊吸收啊不断的吸收,我这个海绵已经涨水涨的太饱了,要炸开了。

对第二个影响,我十分痛惜。从小到大我都被人夸是才女。小时候的我写作文下笔如有神,分分钟写出来绝妙的好文章,甚至不需要太过费力。那时候的写作源于我的聪慧,我的灵活的头脑,我善于观察的双眼,和我非常真实跳动的内心。小时候的我弹钢琴弹得那么好,以至于被家乡有名的钢琴老师夸是神童。小时候的我跳舞和花样滑冰都拿得出手,也都是坚持了十年以上的兴趣爱好。曾经有那么多丰富的事情帮我丈量这个世界,在我自己年龄还不成熟的时候,帮助我的心智成长,让我始终对自己身处的环境有敬畏之心,感恩之心,珍惜之情,以及炽热的爱。可反观现在的我,我好像再也没有那样的光了,那些曾经照耀在我体内的光早就暗淡下去了。当然了,很多学业高压的人也可以同时照顾学业和兴趣,可我投降了,我做不到。我需要离开一件事一段时间,去找回另一件。

万物随心物

言简意赅,现在的我不是我了。我已经不知道,也没有意识到,在求学的这些年之后,现在的我到底活成了个什么样子,好像什么也不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反而像被蒙着眼睛拉磨的驴,就被潮流推着走啊,走到了我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我看着眼前,漆黑一片,回头看看过去,金光闪烁,再抬眼看看未来,空无一物,完全虚无。

可能有些严重了。但这些都是我最真实的想法。

回忆

我这样一个不愿意被蒙蔽双眼的人,怎么也到了如今这样尴尬的境地?归根结底,跟接受的教育有关系。在我的印象里,幼儿园时候小学时候,对于自己未来的幻想非常天真,而且大部分都是被家人,老师所影响着。我现在还深深记得我问家里人我以后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爷爷说:“我的孙女以后会成为外交官!”那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外交官,但我也接受了这个设定,以至于小学的同学录上,写理想职业,我都写的外交官。后来上了初中,最初的内卷氛围让我明确了一个很简单粗暴的目标:考重点高中。当班里的90%的人都在为同一个目标奋斗,你怎么敢说自己不为同样的目标披星戴月呢?初中的内卷氛围让我体会到了最初的学业比拼,你争我抢,嫉妒阿谀,等等等等。我甚至会为了自己考了班级第四名而不是第三名而气馁,吃不下饭。后来上了高中,明确了留学的想法,去读了重点高中的国际部。虽然学业依旧压力大,但想必没有国内高考的同学压力那样的排山倒海。可正是因为整个高中之前对自己的定义,对人生的定义,对未来的目标都是混沌的,暂时的,不成熟的,以至于到了一个完全自主,相对自由的环境,我会刹那间觉得脚底下的根基被拔断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要为了什么继续努力。后来找到了:我要成为年组里SAT和托福考的最高的人。事实证明,我也做到了。但那之后呢?我除了追求暂时的分数,我连自己喜欢学什么学科都不清楚。我只知道自己不会学理科,其余的一概不知。我也压根没有意识去了解,因为那个时候的我以为那些不重要。正是因为之前的人生和高中的人生完全断裂,导致了我对自我意识和自我目标的的断层,我本科申请的并不理想。

图6

专业文学

去了UCSB,选择了比较文学专业。加州的阳光和棕榈树无法治愈我自己的心气高,我心里暗暗想着我要离开这!要去一个配得上自己的地方。当然了,那个时候的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配得上我,或者换句话说,我配得上什么样的地方。花了很多的心思在转学申请,被命运眷顾,来到了现在的Georgetown。非常开心,觉得自己终于终于在一个值得自己为之努力的平台上了。可是这学期上到现在为止,快三个月,我发现那个我从高中就开始困惑的问题,我到如今20岁了,依旧不清楚答案。我毫无头绪。

我清楚自己在学自己感兴趣的国际关系。可我会常常心思懵懂,国际关系真的是我的路吗?我觉得我也很适合学哲学,创意写作,艺术史,传媒,和新闻啊?我真的就要把自己的路定得这么死吗?以及我学完了本科,未来我要走什么样的路呢?曾经刚来学校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我要去法学院,以后要当国际法律师。可现在我约学习越意识到我对自己未来要投入的行业了解的那么浅显,以至于让我从根本上考虑自己的决定。

家长

我爸爸经常宽慰我,说他和妈妈大学的时候都很混沌。大家的20岁都是迷迷糊糊过来的,你不要太着急,出了社会很多事情你不需要自己思考社会就会逼着你懂了,这些是他宽慰我的话。可是我啊,我不忍心让自己浑浑噩噩啊!浑浑噩噩的我的样子,简直比死掉还痛苦。我没办法和一个混沌的自己相处,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和混沌的自己相处。我已经混沌过了十多年了,若我不从现在改变,难道我要一直混沌下去吗?混沌到死吗?

“所以随便去吧。什么让你快乐你就去追寻什么。去学冲浪,去看海,去养花养草,去谈恋爱,去做饭,去拥抱小狗,去唱歌跳舞,去写东西,去思考,去努力追寻你的梦想。这话太高考誓师了,但是追梦人是快乐的。

心态

精彩的活,糟糕的活,自由的活,无畏的活,天真烂漫的活,乐观的活,平凡的活。”

这两段话截取与去年这个时候我躺在床上泪眼婆写给十年后的自己的一封信。现在看来依旧不过时。我很盼望妈妈可以懂得我这些看起来乱七八糟却又无比真实的想法。或者她懂不懂都无所谓,我希望自己懂得自己这些不可复制的感情。我希望自己为自己的选择加油,为自己的选择让自己强大,为自己的选择坚持到底,即使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理解我。

我其实也并没有那么渴求理解,我只求得不留遗憾,求得不愧对这个真实的,内心砰砰跳的自我。我愿休学的一年我可以看很多书,写很多字,听很多音乐,走很多路,吃很多饭,思考很多事情,见很多人,到很多不同的世界角落。我希望自己可以学会拳击,我希望自己可以学会冲浪,我希望自己可以学会怎么样不把绿萝养死,我希望自己可以经历很多刻骨铭心可以一辈子不忘记的事情,我想去南美洲看看日出日落,看看动物,看看这世界上有没有跟我一样失意困苦却依旧不忍心随波逐流的人。我想要大口呼吸,我想要大笑想要大哭,我想要不遮掩自己的失败,我想要为自己骄傲。我想把那些世俗的欲望和眼光尽可能地抛到脑后去。我想要自由,我想要爱,我想要感知自己活着。不是行尸走肉般的活着,而是澄澈热烈的,世间绝无仅有的,也无人可替代般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