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如何看待休学与退学,大学阶段只读书不上学

导读:前段时间递交了休学申请书,辅导员通知了我父母,三分钟之内我妈突然来电:你是想把我怄死吗?我哭笑不得。但没有办法,就算她多么不支持我的选择,也无法剥夺我的决定权,而我也将全然承担自己做的选择的责任。

图1

一、漫长的不想上学的人生

自从三岁上幼儿园每天早上抱着门哭开始,我和学校的渊源就结下了。因为现在的小孩到了三岁都上幼儿园,每个小孩都上,并且爸妈工作很忙没时间带孩子,“托儿所”就这样诞生了。那是我待过的第一座监狱,并且永远不会忘记它。嫉妒心、势力、随大流、高敏感,小孩的世界从来不比大人的简单,规矩、管教,我在幼儿园里度日如年。

不过好在我的家庭相对身边的同龄人来说更加开放,我的生活并没有因为学校的沉闷而失去色彩。出生在小城市,网络、书籍、培训班成了除学校以外我大部分时间的流向。小学一年级时我爸教我上网,帮我注册QQ,于是开辟了一片新世界。我喜欢阅读和写作,在网络上和五湖四海的兴趣相投的同龄人交朋友,一起写网络小说并和网站签约。打游戏也成了我放学后的必要娱乐活动之一,班上的男生诧异于我居然比他们都打得厉害。此外,也通过互联网习得了不少有用或有趣的技能。

我爸妈从不逼我上培训班,也不会逼我努力学习考第一,因此凭借我对文字的热爱,单是这份动力,能够让我在次次语文考试中夺得高分了,尽管数学考试的分数惨不忍睹。自愿去培训班上过三年画画、五年跳舞、七年钢琴,好玩就接着上,不好玩就拉倒,时不时把爸妈气死。但被考级证书绑架的学习丝毫抵不过自己一个人沉浸式的探索(例如我小学会一边听喜欢的歌一边扒谱,用软件写下来自己弹,超快乐)。

初中的时候通过互联网赚得第一桶金,依稀记得有四位数,但紧接着的下场就是被我逛淘宝花得一干二净,那时的我对金钱没什么概念。但起码我逐渐懂得,搞到钱真没什么难的,首先一个人需要的是大量的不被干扰的闲暇时间和宽松包容的环境来摸索自己的兴趣或天赋,然后不断钻研某个领域并让他人看到和信服自己的实力,发现或挖掘他人的需求并为对方提供价值,而获取价值的筹码就是钱。

拥有这样的条件对多数人来说并不算轻松,对我而言也同样,但我乐意挣扎。我上的是毛坦厂式的中学,早上七点上学,晚上九点半至十点半放学,周末放假一天,其余时间上课、刷题、考试(虽然我上课看kindle,不怎么写作业和交作业)。闲暇时间,无,只能自己挤,逃课,想方设法休学。宽松包容的环境也不存在,课外书是禁书,只有读课本才叫读书,电子产品是禁品,但我可以大言不惭地说高中时背专四专八GRE词汇都是在手机app上偷摸着背完的。除了学考试考的东西,学其余东西都叫做不务正业。娱乐更是被叫做“堕落”。

就这样一路浑水摸鱼,我带着全年级倒数的高考成绩,来到了大学。

图2

二、只读书,不上学

尽管我的大学生活维持了一年都不到,依然有不少值得记录之处。上大学的第一天,我很清楚我来这里上学只是因为这是目前供我在这座城市歇脚的一个可行方式(推荐来成都上学!),待不下去可以随时撤,待得下去就混到文凭。

因此,我选了最水的专业,没有听过一节课也不怎么挂科,上课戴着蓝牙耳机听歌和干自己的事或者翘掉,下课溜得人影都没了,到处玩、参加线下活动、认识新朋友,或者待在宿舍安静看书写作。常常夜不归宿,去住青旅或者朋友家玩。翘掉了活动和会议,因为这些东西就算不搞也不影响拿证。

我在学校几乎没有朋友,但却热衷通过互联网和线下活动交朋友。每个周末都会在各式各样的丰富活动中选出一两个最能挑起我的兴趣的,然后奔赴,和一群陌生人深度交流、共鸣,找出那个和自己相似的人。

考虑留学,拿offer.

我为什么要上学

正是因为我找不到一定要上学的原因,我才不上学了。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尽管我的思考对经历、经验更加丰富的他人和未来的我自己而言并不一定成熟,但我愿意在每一个当下全然信任我自己,并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

从小上学上到大,遇见过很多和我一样不喜欢上学的人,但很少有人不断反思、做出行动。我就问一句话:你为自己活过吗?

大学就像一盘散沙,在上大学之前我们所做的大多数事都是为了得到它的入场券,以至于我们对于学校、专业、自己的兴趣和热情毫无了解,念着不喜欢的专业,上着流水线一般的课程,知识过时,老师念PPT也不在少数,麻木地度过每一天,被迫参加各种活动填各种表开各种会,时间和经精力被侵占。仿佛学习的主体并不是学生,学生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服从学校的命令。

似乎最快的逃离的方式是退出,但退出谈何容易呢?

图3

第一

人们投入的成本太高了,从小到大长期做题,多少日夜投入心血在考高分上,说退出就退出?

第二

人们本来就不是为自己而活,常常活在他人的期待中,这怎么向他人解释?一个高中学历怎么说得过去?

第三

觉得文凭无比重要。第四,害怕掉队……原因是列不完的。

但我觉得呢,退出并不是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之道。这就和结婚领证一样,领个证,人还是原来的人,感情还是原来的感情,一点都没有变。退学也如此,就算退出,原来没来得及反思的问题,以后依然会不断撞见,比退出更重要的是阅读、思考、调查、沉淀,让自己在学校这个庞然大物之上立起来。

不服从自己,就会被命令。如果我为了更好地学习而上学,那么我会把学校作为一个达成目的的手段来满足自己的这个需求,结果它并没有满足。与其在昏昏欲睡的课堂一坐到底,我更喜欢自己查资料获取他人的学习经验,阅读该领域的相关图书,通过互联网找到同类然后一起讨论,付费向领域牛人请教,会教学,会实践,会用它赚钱。

如果我是为了获得资源(例如人脉)而上学,也没什么必要上学,学校里优秀的学生只是少数,多数人依然浑浑噩噩度日,而认识那部分自己看好的学生也未必得通过校友的方式,学校没有围栏。

如果为了文凭,那我得弄清楚什么情况我不得不用到文凭,它值不值得我花时间和精力去获取。我既不想抬高它也不愿贬低它,简单提供两个思路:越不需要创造力的工作越需要用文凭来筛选人;文凭成为了一种社会承认(一张名校文凭可以取代一个人的全部个性甚至成为了ta的自我价值的根源)。

总结:并不推荐以及反对他人做出我这样的选择,我只是无畏地呈现了我的思考和热忱,带来一个崭新的可能性。不上学的我,依然在学习,依然在反思,依然认真生活着,带着全部勇气和热情,我将我的生命看作一件艺术品,用尽全力创造。